正规出租和黑车都贵了

2021-03-21 02:22

记者通过观察和采访得知,“黑摩的”司机以中老年男性为主力,绝大部分年纪都在40至60之间,好多车主头发已经花白。也有四五十岁的女性,她们更受女顾客的欢迎。

研究生小淑告诉记者,她从来不坐“黑摩的”,因为“怕被拐跑怕不安全”,“门儿都关不严,拉着就走,上路就逆行,见红绿灯眼都不抬,太吓人了。”

除了价格便宜比较方便以外,同学们也表示“逛超市东西太沉”、“等公交半天不来”、“实习后心情不好”、“天太晚不敢一个人走回去”等也是大家爱打“黑摩的”的理由。

记者采访时还了解到,“黑摩的”居然还可以提供预约车服务。“提前个十来分钟给我打电话,我看看要是没活儿就去接你。”记者采访时还遇到了一位提供预约服务的“黑摩的”司机,这位司机还承诺:“还是老价格,10元,也不向你多要。”

记者上周接触的“黑摩的”车主中,九城是外来人口,活动范围多在他们租住地周边,还有兼职开“黑摩的”的,一位大妈白天在公司当保洁,晚上抽空开“黑摩的”。记者8月8日晚上9点遇到的“黑摩的”司机自称,自己在外地开过十几年汽车,但因为不是北京人,没法开正规出租车,这才干了“黑摩的”。

很多坐过“黑摩的”的人都告诉记者,“黑摩的”逆行非常普遍,而且不看红绿灯,不管机动车道、非机动车道还是人行道,都敢走。记者还发现,有相当数量的“黑摩的”没有后视镜,过马路拐弯基本靠司机脑袋扭过去瞅一眼。大学生小宇告诉记者,有次他乘坐“黑摩的”,司机一身酒味,一路开车逆行,还骂骂咧咧,怪正常行驶的车不给他让路,过马路时,车身卡在路障中间,差点翻车。由于“黑摩的”大多被改装过,行驶起来颤得厉害,脑袋都快撞到车篷顶了。一过有坎儿的地方跳起来老高,得抓着座位边缘才能坐稳。

研究生菁菁告诉记者,有一次她实习回来,从八通线出来,踩着高跟鞋累得半死,正好遇上暴雨,打个车司机嫌近都不去。“看见‘蹦蹦车’就跟看见亲人似的,多少钱都坐了”,而且黑摩的还贴心地一直送她到宿舍楼下。

此外,据记者观察,“黑摩的”也分普通型和豪华型,起步价分5元、8元和10元、15元不等。一般“黑摩的”由电动三轮改装而来,只有一个座位。但因为乘客有挑选权,所以“黑摩的”车主们也是使出了各种招数吸引乘客。豪华型“黑摩的”车身干净,一般无广告,多红色新漆,一般都有两侧座位,全都铺着麻将凉席,空间比一般“黑摩的”大一半。车主们在装饰上也下工夫,或在车顶覆盖一层带锯齿的旗子在风中飘摇,或车内安装个小型风扇扇风。

“黑摩的”为了挣钱还有副业——广告位招商,各种妇科男科医院、小额贷款、餐厅广告、舞蹈班等五花八门的小广告都可以贴上车身。一位“黑摩的”车主告诉记者,一张广告贴一个月30元,车身左右两侧加后面三部分都能贴。

乘坐“黑摩的”,乘客的合法权益无法得到保障。但“黑摩的”为什么那么有市场?记者上周六对中国传媒大学10位大学生、研究生进行了调查。调查发现,对于“黑摩的”,6人表示经常坐,2人表示偶尔坐,只有2人称从未坐过。

8月8日下午6时左右,天空下起雨来。记者来到八通线九棵树站,看到这里路边停着十多辆“黑摩的”。“我就坐一站地,去果园站那边的小区,多少钱?”记者随意问了一位“黑摩的”司机。“8块!”这位中年男司机回答得十分干脆。“这么贵啊,以前不是5元起步吗?”“您这都什么时候的价了,去年还2元起步呢,上个月就涨8元了。不坐就算了,您看下雨了,一会儿想坐都抢不到了,10元您都得坐。”司机很牛气。

传媒大学的研究生小王告诉记者,比起经常把人挤成“相片”的八通线和1号线,6号线又快又有座,但学校离6号线褡裢坡站足足有两站地,到地铁站只有731区间一趟公交,偏偏这趟公交常常要等半小时还不来,晚上七八点又停运了。周末和女友看完电影返校,一般是晚上11点左右了,想乘公交根本没指望,只有依靠“黑摩的”。

据了解,一辆改装后(包括加大马力以及加装车棚)的三轮摩托车新车的市场售价在8000至9000元,而二手车的价格则只有3000元左右,稍加整修跑在路上,每个月就能为车主带来6000元的盈利。高收入和低违法成本,成为“黑摩的”屡禁不止的原因之一。

记者还了解到,“黑摩的”车主最怕城管没收车。“我原来那车比现在这个好,有两个电瓶,现在这个只有一块,车也小。”记者8月8日上午8点左右乘坐的“黑摩的”车主是位山东人,他表示自己刚有辆3000多元的车被城管没收,“上个月白干了。”车主表示,目前为止已被城管没收了两辆车,这是他第三辆摩的。“我知道干这个不合法,但我不会别的了。”

8月10日晚上9点左右,记者在6号线褡裢坡站d口外,询问了几辆“黑摩的”,去三站地外的定福庄附近,要价大约分三种:8元、10元和15元。记者选择打了一辆10元的“黑摩的”,车主是个大妈,一边儿含着一根老冰棍止牙疼,一边儿开着车。大妈来自黑龙江,已经57岁了,老伴儿60,也开“黑摩的”。老两口退休之后才来的北京,大妈退休工资才800多,小孙子今年才刚出生,儿媳目前没工作,现在开“黑摩的”可以贴补家用。“我一天挣个100多元吧。”大妈告诉记者她儿子开大卡,很孝顺,但自己不想要儿子的钱,一大家子五口人与其他人合租住在传媒大学附近小区里,两间卧室是他们家住,月租金也得2500元。大妈还说,最近生意好,自己每天早上7点出门,11点半回家吃饭歇歇,下午4点半一气干到夜里11点半,末班地铁停运了才回家,要开接近12小时。

于是记者只好坐上“黑摩的”,与司机聊天时得知,去年年底2元起步价就涨到5元,今年年中出租车价格一调,“黑车”和“黑摩的”也随行就市了。“‘黑车’现在起步至少15元,我们这种摩的起步价也大都8元。正规出租和黑车都贵了,短途的就都来坐我的车,最近生意不错,勤快点每天能挣200元,之前挣100出头就算好。”这位司机很是得意。

记者采访的所有选择“黑摩的”的人,无一不明白其不安全,但“黑摩的”靠其“不守规矩”解决了他们急需的“最后一公里”出行问题。因此,只有正规安全便捷的公共交通,才能让“黑摩的”寿终正寝。比如公交线路的划定更加人性化,社区摆渡车下一步要提升“灵活性和效率”,公租自行车布点也应更加密集。

有阳光普照的便利交通,谁还再会选择在黑暗中担惊受怕的出行呢?

北京到底有多少“黑摩的”?记者并未查询到权威部门给出的具体数字。但北京这样一个大都市,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“黑摩的”,确实让人觉得疯狂。